广州社科网 搜索 导航

“中国故事带出中国情感”——专家大咖在京研讨大型纪录片《穿越海上丝绸之路》





  由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等联合出品的纪录片《穿越海上丝绸之路》目前已经拍摄完成,将于9月初在中央电视台播出。7月15日,纪录片《穿越海上丝绸之路》专家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广州市社科联党组书记、主席曾伟玉,广州市委宣传部副巡视员贺忠,市社科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郭德焱,著名导演、《穿越海上丝绸之路》纪录片总导演顾筠,著名导演、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原主任司徒兆敦,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原会长陈光忠,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纪录片学术委员会会长刘效礼,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系主任、《电视艺术》杂志主编吴冠平,著名导演、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主任王竞,北京电影学院国家交流学院院长、博导钟大丰,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桑吉扎西,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硕士生导师单万里,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电影历史研究室研究员张棉,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博导张同道,中国传媒大学媒体管理学院教授、博导刘洁,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张明等专家和业界知名人士出席了研讨会。来自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新网、新浪网、南方日报、广州日报等多家知名媒体记者参加了会议,并对纪录片和研讨会作了大篇幅报道。

  会上,在观看了纪录片试映内容后,与会专家学者纷纷表示“视角和新颖,故事很感人”,认为纪录片策划、叙事独具匠心,通过以小见大表现宏大的国家战略主体的独特表达,规避海量史料的堆砌同时又能展现出海量信息的线索,自然地串联起历史和当下。纪录片用柔性的笔墨和叙事,来讲述刚性的题材,既有历史的厚度,又有人性的温度,既表现了一种宏大的国家战略题材的主旨,又能够最大限度的保留与观众的交流和互动,让观者拥有一种“呼吸感”,既具有深厚的文献价值,又有很高的审美艺术价值。

  “这是一部代表广州水平的片子”

  陈光忠(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原会长):广州是一座让人觉得温暖和奋进的城市,开放包容、敢为人先,中外文明文化在此交融交汇,比如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思想,饱含人文关怀,具有世界性的影响;比如广交会,我还记得1957年我来拍摄纪录第一次广交会盛况时的震撼和振奋。因此,广州是一座纪录片的富矿,有许多值得挖掘的历史和现实题材,海上丝绸之路文化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名片。这部纪录片独具匠心,不凡不俗,用丝绸般的柔性的文化赋予来体现“一带一路”这样刚性的战略目标,始终贯穿着人文关怀,从文化角度来讲“海上丝绸之路”,很了不起。不仅追踪了人物的故事,还有更深层的追问、追寻、追思,具有很强烈的思考性。这当中,能看出广州市委的苦心和用心,能看出制作团队的勇气和眼光。在2013年中央提出“一带一路”战略以来,“海上丝路”就成为了热门题材,这几年各地都拍摄多部这方面的纪录片。但是广州市委不为外界所惑,始终坚定对制作团队的支持,支持和鼓励他们静下心来去调研、去挖掘、去思考,三年磨一剑拍出这样一部有文献价值、更有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的精品。

  刘效礼(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纪录片学术委员会会长):这部纪录片,看完以后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觉得很新鲜。我原来以为,讲海上丝绸之路可能是从秦汉、魏晋、唐朝,然后再到明清衰落,这样一直讲下来,但这部片子中有很多故事,很生动。广州有国际纪录片大会,这么多年四面八方的优秀纪录片汇集到广州,我觉得之前没有看到一部代表广州水平的纪录片,今天看到了。我觉得这边片子体现了广州的大格局和大胸怀,在海丝题材被大家炒得热火朝天,你们还冷静思考,不断对这种主旋律式宣传进行探索,形成了这样有温度、国际化的表达,确实很了不起。

  王竞(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主任、著名导演):首先,祝贺这部纪录片的完成,创作团队完成了一部非常好的纪录片。祝贺广州市委宣传部带来的这个机会,能让导演顾筠完成这样好的一部作品。应该说,这个角度、这种题材很难拿捏,因为“海上丝绸之路”题材大、话题大,时空穿越数千年,面对海量的信息如何筛选,这是个大难题,需要照顾的很周到。我很惊喜的看到,这部纪录片在“大”与“小”的分寸拿捏上做的非常好。比如,导演从小切口切入,从一个人、一条小船、到一个军舰后面代表的国家实力,这样把历史串联起来,从小切口入手最后表现大主题,这个非常难能可贵。我觉得,这个片子不仅是顾筠导演拍出的好片子,也是广州市委宣传部的一部好片子,让硬任务的宣传,变成很鲜活、很丰富的场景,让看完这个片子之后所有人对海上丝绸之路内涵,地理概念,历史概念,文化概念,战略意义都有感性和深刻的体会。

  “它实际上是一个站起来的生命体”

  张锦(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电影历史研究室研究员):这部纪录片的主题是主旋律的,导演所选择的切入点非常恰当地体现了主旋律的主题,这个是值得称赞的。因为,“一带一路”战略更关注的不是古代的事情,而是当下和未来,是未来值得我们继续传承下去的东西。记录这些东西,经过了时间和历史的考验,对未来重建海上丝绸之路会有更多的思考。而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挖掘“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更加具有深远的意义和文献价值,也能更好展现和谐发展和对外开放的精神。

  张明(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这部纪录片在纪录理念上和美学方面都有大胆的突破。海上丝绸之路有很多故事,但是都已经淹没于历史之中。顾筠导演采用一种跟以前的历史类纪录片不太一样的讲述方式,基本上没有用采访这种方式,这样要建构一个历史纪录片实际蛮难的。今天看了这个片子,我觉得这是用影像重新书写文化的一个很好范例,这是对纪实理念的突破,也是电视美学一个很好的尝试。

  张同道(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这个片子我非常赞赏,把历史的片子拍成今天的片子,而不是拍成一部历史纪录片,这个很好。只有找到今天的切入点,我们为什么要有“一带一路”这样一个国家战略,为什么要拍这个片子,只有找到当代的切入点才有意义,因为这个片子还要活在当代,而不是简单的历史片。

  刘洁(中国传媒大学媒体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这部片子的架构我很喜欢。8集片子用了8个小标题,比如《寻路》、《家承》、《原乡》、《连枝》等等,它实际上是一个站起来的生命体。从开始的寻找,《寻路》到《家承》,再到后面的《原乡》和《连枝》,它其实是一个站起来的生命体不断求生存、求发展,由中国走向海外、再由从海外回归的过程,它们相互之间有一种精神上的相互沟通。看完以后觉得非常值得拍摄一部这样的纪录片,同时感觉到广州市委的眼光和气度,遇到央视导演顾筠团队的创作能力和创新精神,因缘际会走在一起,才拍出这样精彩的片子。

  “故事讲好了就把民族精神带出来了”

  司徒兆敦(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原主任、中国纪录片之父):近年来我们感觉到我国的纪录片正在从比较硬性的宣传,到开始加进来一些个人化的、比较抒情的东西进去,融入到片子里面,这很好。“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这样的题材不好把握,现在我们看到这个片子,顾筠导演的团队做得很好,宏大的题材一定要落在地上,拍人的生活、人的故事、人的命运。特别现在讲中国故事,讲中国人,中国的情感,需要一个一个具体的事儿来展现,这样才能打动人、感染人,才能体现纪录片的传播价值,成为有国际影响的宣传。今天看到片子里“教粤剧”的那个段落,严师出高徒,真实纪录下了那个认真和严格的劲儿,中国故事带出中国情感,这个里头把人的精神表现出来了,自然而然就彰显出中国精神。

  桑吉扎西(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这么一个重大的、有政治文化背景的宣传题材,可以做到在拍摄的时候,用不同人在不同国家的心路历程的故事,以这样的方式讲述出来,让人非常佩服。特别是我看到制茶、片中海外华人攥紧家乡的茶叶的那种感觉,我觉得非常感动。这种画面的冲击力、引发的观众内心的感动,表达出了这个人物跟这一块土地,跟这个国家的文化血脉的关系。再比如,第一集航海家翟墨扬帆而行,在他遇到危难的时候,在他生存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的亚丁湾护航舰队出现了,一个强大的祖国形象在背后,给我们很大的国家感、祖国意识,热爱祖国这种力量,这种正能量从我们心里油然而生,个人探索的精神跟国家这样一种民族精神和热爱,我觉得那个时候是一个完美的体会。只要人物找好了,故事讲好了,就把这个民族的精神带出来了,我认为这部片子做到了。

  吴冠平(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系主任、《电视艺术》杂志主编):这部纪录片带有很强烈的情绪上的抒情性,很能打动和感染人,而这种抒情性也恰恰是这部作品仪式感的一部分。方正、大气和抒情,我认为这些构成了这部国家级作品很重要的仪式感。另外,导演追求一种真实感。比如,第一集的航海部分,特别鲜明的表现出来这种寻找一个事件并表现其内在张力的过程的风格,能够看出来,导演在寻找一个事件及其张力的过程当中花了很多心思。此外,导演在导演这部纪录片时,多少追求一点传奇性,也就是寻找有魅力的故事。比如,我们看到片中有几代人种茶的故事,他们离乡别井,到异国他乡白手起家、拼搏创业,依然对祖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导演通过非常细致的逻辑,非常精致的选择了这些故事当中最有感染力的部分成功地,讲述了一个个富有传奇魅力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就构成了海上丝路绵延不断的宏伟篇章。

  “用一种自信的态度去表现我们的生活”

  钟大丰(北京电影学院国际交流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这个片子做了许多非常有意思的探索、探讨,带来一些很有意思的思考,包括我觉得现在第一集里面现代的航行和广州当年航行片断之间,放一起,产生一些很有意思的效果。从这部纪录片的拍摄当中,能够感受到,这部纪录片的创作者正在努力寻找一种和观众重新构建一种更加平等的视觉关系逻辑的努力。事实上,当我们有了更多自信,我们在讲述故事的时候才能把心态放平,在这部纪录片中,就看到了一些以前少见的叙述和镜头,比如,片中一位粤剧老师,如何教学生唱粤剧练功的故事,就表现出了我们真正在用一种自信的态度去表现我们的传统的那种生活,以及我们的故事、我们的人物。

  张锦(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电影历史研究室研究员):这部纪录片让我感到惊喜的地方在于,它找到了非常好的契合点来记录当下,通过记录当下来表现一种历史题材。它通过寻找当下社会现实和社会生活当中历史传承的痕迹,来记录。比如,在第一集《寻路》当中,虽然也涉及到需要表现固化的历史文献,但片子是通过一种有现场感的方式来进行表达和呈现,找到了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人去追寻义净法师的足迹,通过历史文献、历史典籍,以及这位华人追寻的现场来串联起历史和当下发生的事情。

  张同道:这部片子有一种国际视野,国际视野的主要特点是交流和传播,而不是说教。这部片子有对外文化交流的国际意识,这比多拍几个洋镜头要重要得多,这部片子体现出来的这种文化态度非常好。

  吴冠平:导演希望通过一种现代性的方式来思考命题,在片中每一集都有几个平衡的线索,比如,大海,古代的海、现代的海分别是什么样,船,古代的船、现代的又是什么样,通过这种平行线索里的对比关系,体现了作者对于拍摄对象和思考对象的某种丰富性、深刻性或者说复杂性的认识,而这种认识,在我看来就构成了现代性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