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社科网 搜索 导航

开卷广州 阅读经典之月亮、诗和远方——漫谈《月亮和六便士》

 
​    5月12日下午,由广州市社科联主办,广州市作协承办的开卷广州系列活动之月亮、诗和远方——漫谈《月亮与六便士》在唐宁书店举行,中山大学文学院郭冰茹教授与广大读者分享了自己对这部经典作品的认识和见解。
 
   郭教授谈到:读中学的时候,老师推荐阅读毛姆的名作《月亮和六便士》,但我一看书名,就提不起兴趣,我弄不清月亮和六便士到底有什么关系,毛姆又想讲一个怎样的故事。进了大学我去图书馆,找来读,不光不觉得好,甚至很是厌恶那个斯特里克兰。他是个多么自私的人啊,为所欲为,不负责任,毁人毁己……总之,任何一个贬义词用在他身上都不为过。这一次,重新再读《月亮和六便士》。隔着四十年的人生路,突然对斯特里克兰有了更多的理解,甚至生出些许羡慕。一个人,那么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没有彷徨犹豫,没有挣扎纠结,就那么什么不管不顾地去做了,这的确是令人羡慕的事情。而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做事难免会瞻前顾后,斟酌再三,这权衡利弊的过程实在是已经耗掉了不少的精力。当然,话又说回来,在我们绝大多数人平凡的一生中,月亮和六便士其实并不是非此即彼、有你没我的抉择。生活在和平安稳的年代里,我们的人生没有那么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大彻大悟,我们中的很多人为了理想在努力,勤奋踏实、兢兢业业,却也波澜不惊地收获着蝇头小利以及一地鸡毛。毛姆写《月亮和六便士》也并不是想告诉读者,人生在世,应该执着于理想,或者做出一个月亮优于六便士的价值判断。我想,他塑造斯特里克兰这个人物,就在于我们大多属于张爱玲所说的那种“不彻底的人”。现实总有羁绊,我们不大可能抛开一切,只听从内心的冲动,做到惟心所欲而不逾矩。也许,对于“不彻底”的我们而言,斯特里克兰这种极端觉悟的人恰恰是毛姆,也恰恰是我们,心中的那个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