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社科网 搜索 导航

张均:沈从文笔下“万物静观皆自得”的湘西之美 |第七届广州学术季开卷广州首场活动回顾

    4月6日,本学术季首场开卷广州活动在扶光书店举行,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张均与听众们一起品读了沈从文的名著《湘行散记》。
主讲人:张均(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为什么要读沈从文?
 
    张均教授在讲座一开始就直言,他经常向中文系的学生推荐文学名著,常推荐的就是沈从文的《湘行散记》和《从文自传》,因为他觉得“沈从文(的作品)对我们内心的帮助非常大。”
    张教授说,沈从文生活在战乱时代和苗汉相互仇视的湘西地区,他十几岁就当了兵,在13-18岁之间,长期处在一种杀戮的环境中,他见过无数的残忍和暴虐,这种成长经历和大部分的作家不一样,但是他后来从事写作时,却很少写他所看到残忍的事情,而写的更多是美好的人性,是一些温暖的,美好的,对社会非常正面的描述。
他认为,“沈从文的作品好在哪?他可能并不擅长对社会真相的反映,并不擅长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他的)好在对生命的理解,这是沈从文非常独特的地方。”
 
《湘行散记》是部怎样的书?

    1934年沈从文回到故乡湘西,这是他从20岁出头离开故乡后时隔十多年第一次回去。张教授说,《湘行散记》其实是一本情书。“《湘行散记》这本书是他追求张兆和的过程中一个产物。”沈从文在回湘西的旅途中,每天给张兆和写一封信,信中主要是描述沿途的风光,写他到一个地方回忆18年前当地的生活和今天看到的景象,然后写一些感叹。后来这些信整理起来就集结成了这本书。“所以我们读的时候不觉得是情书,更感觉是画家画的风景画。我们感觉到沈从文作品中,有一种对于美,一种对生命的关照。”
    张教授举例了沈从文在书中用独有魅力的文字描述生活之美,尤其是对细微感受的描写,十分震撼人的内心。用沈从文自己的话说“我是一个为现象倾心的人”。沈从文认为一个最好的作家,要有本事把生活的现象,把生命的感受用文字传达出来。
    “这本书有一段描写他睡在船上,外面在下雪,他在船上听人家说话。他写到‘听人家说话的声音很细很细,很远很远’。我觉得沈从文描写得很好。在冬天雪停之后这个世界变得非常安静,像我这种水平的人就会说,这个雪好白好美好漂亮,这样的作品是无法流传下来的,只有一个优秀的作家,他才能把这么细微的感受写下来。”  
 
如何表现万物静观皆自得?
    张教授指出,沈从文在这本书里表达了”万物静观皆自得“的思想。沈从文认为人生分两个部分,一个叫生活,一个叫生命。生活层面就是我们每天操心的焦虑的事情,沈从文在作品中想讲的是超越生活之上的东西,与生命有关的故事。
    张教授认为,万物静观皆自得,这七个字当中核心是“静”,沈从文所说的万物是包括人在内的天地万物。如果我们内心很安静,就能够看到万物。内心很安静是什么意思?安静是(指)我们内心中没有标准,没有看法,比如我们看你这个人的时候,我内心中没有看法。
    张教授举了一个例子:沈从文经过一个小镇时,偶然间走过他们当年当兵时经常去的一个小铺子,小铺子里有个女孩特别漂亮,他的战友当年特别喜欢。他发现,18年前的战友已经变成了小店老板。当他看到这个战友时,战友已经认不出来他了。这个时候沈从文会怎么表现?沈从文默默地走了,他觉得他的战友实现了他少年时的梦想,能和一个爱的人共度一生,这样很好。
    这就是沈从文的‘没有标准’,他没有用自己所喜欢的标准去看对方,没有用自己所一生努力的标准去看对方。他描写一个人的时候不用自己的标准去改造这个人的真实,就像在他少年伙伴面前他转身离开,不打破他少年伙伴的人生一样。
    张教授最后总结说,这就是沈从文说的我们要尊重每一个人,尊重大自然的每一个生物,要尊重一座山,一条河,要尊重天地万物。所以万物静观皆自得,我没有把我的故事作为成功的标准,看你的故事是否符合我的故事,我们的人生都是这样过,要顺其自然。
    张教授说,“因为沈从文放下了内心的标准,他心中怀里有万物,万物以自己的姿态盛开在这个世界上。沈从文的小说让我读出来是这样的一种生命观,是他能静观万物,看到万物,理解每个农民,每条鱼,他能理解他们生命自在的事情。”
    讲解完作品后,张教授还与现场读者互动,回答了多位读者的问题。(科普部、浮光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