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社科网 搜索 导航

家风是三观的基石|第七届广州学术季廉洁文化系列讲座第三场回顾

    “家风是长期形成的具有鲜明特征的家庭文化,是每个家庭成员三观的基石。小到日常生活规范,大到道德准则、处事方法和精神风貌,都跟家风有关。”4月27日,由广州市社科联主办的第七届广州学术季廉洁文化教育系列活动“清风传万家”第31期讲座,邀请到广州市委党校哲学与文化部副教授赵宏宇开讲。
    赵教授开篇就提到,家风,是一个人三观的基石。
    例如日常行为规范,不仅古人重视,现代家庭教育也很看重“家教”的养成。《朱子治家格言》中说:“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王阳明家训也声明要“学谦恭,循礼仪”。而现代人秉承的“坐椅子不要翘腿抖腿,吃饭不要在盘子里挑拣”等等行为准则,也是一个人有没有教养的体现。因此,传承好家风要注重培养好习惯。
    赵教授说,这些行为习惯,看似事小,实际上则是一个家庭作风严谨、有礼有节的体现。梁启超“知育、情育、意育”的家教传统,钱氏家族克勤克俭的百年传承,无不受益于恭俭的家风。古人重品行,内修正气挺脊梁。韩愈《劝学解》有云:“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中纪委在对多起严重违纪违法的通报中,都曾指出,“家风败坏,祸及全家”,可见家风正对一个人的事业、家庭的影响有多大,党员干部的家风问题更加不是小问题。
    培育好家风如此重要,那么中国传统家训文化的基本精神,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例如:
    品行端正,秉承忠义传家。北宋著名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周敦颐,为官时一身浩然正气,几十年里,尽管做的主要是地方小官,周敦颐也像影响他一生的舅舅一样始终是清官典范,其文化自觉和人格魅力已经超越了寻常意义上的血缘认同、家教家训。
    “诚”“俭”“忍”三字,是《周氏家训》最重要的内容,也是传承周氏爱莲家风的三要诀,更是周敦颐后人周恩来持身自律、严肃家风的渊源。周氏后人总结的治家报国的《周氏家训》,各地字句虽长短不一,但基本内容皆为尊先祖祖训“出污泥而不染”。
    赵教授还说,以勤治家、以俭持家,也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勤劳一直是中国人的可贵品质,宋代诗人杨万里《诚斋文节公家训》中指出,“懒惰乃败家之源;勤劳是立身之本。”司马光《训俭示康》中则有:“豪侈冠一时……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
    赵教授列举了现代家庭教育中普遍容易出现的关爱匮乏、成才焦虑等问题,提出在传承好家风要注意“正人先正己”,传承好家风要注重“修己身”。《三字经》中说“子不教,父之过”,司马光在《家范》中写道:“为人母者,不患不慈,患于知爱而不知教也。”
    赵教授指出,一个家族的链条上,某一个人物出类拔萃深孚众望,而被家族其他成员所宗仰追慕,其懿行嘉言便成为家风之源,再经过家族子孙代代接力式的恪守祖训,流风余韵,代代不绝,就形成了一个家族鲜明的道德风貌和审美风范。因此,培育和传承好家风人人有责,每个人都应该重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