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社科网 搜索 导航

“广府新语”系列讲座第三十三讲 |卢欣: 老手艺焕发新活力 岭南非遗出新出彩

    状元坊是广州妇孺皆知的一条旧街巷,过去人潮汹涌,我们给它起了外号叫“撞人坊”。广东省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硕士、越秀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人员卢欣所著的《华衣锦梦》,以状元坊“汉记”戏服坊陈家四代人的命运为主线,讲述了一个行业的兴衰成败,再现了近一个世纪的广州市民生活,呈现了岭南手工艺人比时间更为永恒的匠心精神。
    2019年5月25日,由广州市社科联主办,越秀区图书馆承办,高剑父纪念馆协办的广府新语系列讲座《岭南手艺人百年匠心传承》在高剑父纪念馆举办,并有幸邀请到卢欣老师主讲。
 
 
    据卢欣老师介绍,实际上,自清代康熙年间,状元坊街内因遍布包括“三雕一彩一绣”在内的金银首饰加工、戏服制作等手工艺作坊,以其精巧的技艺享誉国内外,来往生意不断,来往的人群也熙熙攘攘,手工艺业及商贸非常繁盛。随后社会转型和工业革命的冲击让传统手工艺店慢慢被取代,社会发展不可逆,当人们的需求从传统手工艺品转移到更适用于当下的产品时,传统手工艺失去市场优势也是不可避免的。曾经有一段时间,状元坊的手工艺坊渐渐不似从前那般繁华。那么,岭南手工艺应如何传承发展呢?
    讲座上,卢欣老师以广绣为例讲述了岭南传统手工艺的特点、传承的现状、应该如何传承等问题。卢欣老师介绍,广绣是岭南传统手工艺之一,富有浓厚的岭南气息,是“三雕一彩一绣”中的“一绣”。其画面鲜艳夺目,丰富饱满,内容多以吉祥如意,百鸟朝凤为主,融入了国画、油画的特点,也秉承了“绣”的技法。手艺人把广绣加入到粤剧戏服的制作中去已有三百多年历史,使戏服着色更加鲜艳,图案更加丰富。传统文化、传统手工艺的市场形势很不乐观,传承是迫在眉睫的大事,不少传统文化和传统手工艺都如广绣、戏服、粤剧三者般相辅相成,当粤剧受众变少,对于戏服的需求也会变少,戏服不需要制作那么多了,自然也不会对戏服的图案有需求。过去我们岭南的传统手工艺并不是现在看到的被奉为艺术品的东西,而是源自于生活制作的日用品,由于对外通商,这些日用品也融入了西方的特色。人们把它们作为谋生的手段进行生产,如打铜、牙雕,就连广绣也只是作为普通的装饰之用,完全没有想到文化传承,没有想到这些技艺会有没落的一天,当出现市场需求更大的行业时,部分迫于生计的手工艺人便只好放弃传统技艺去寻求更大的商机。
    卢欣老师表示保护非遗并不是纯粹希望保留传统手工艺,更多的是因为它们的存在代表着地域的文化精神和集体记忆,有着浓郁的本土文化基因,能传承城市文脉,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有人类学、文化学、历史学研究价值;同时充实我们的精神,精神上能够有所依托,因为我们需要有人情味的作品、倾注心血的作品、有温度的作品。非遗保护工作一般以走访,录像为主。传统工艺传承并非易事,但绝非不可行。对一些年轻人来说,他们有一种刻板印象,错以为传统的东西都是沉闷、死板的;加上传统手工艺对技术要求高,从初学到熟练、做出好作品需要很长时间,但工资少、回报少,他们很难去坚持。因此岭南非遗需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近年很多传承人通过创新的方式延续岭南传统手工艺的命脉,越来越亲民,出新出彩。他们会制作有传统手工艺元素的日用品,让非遗贴近人们的日常生活,“活”在当代生活中;作品的画风、题材更贴近年轻人;以新颖的表现手法结合传统题材制作,不断为人们提供新的创意、新的体验、新的惊喜,比如庙会上推出千年古道蛋糕等。
    最后,卢欣老师总结道,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包罗万象,优秀的传统文化、传统技艺一个都不能少。包括“三雕一彩一绣”在内的所有岭南传统手工艺都值得我们去传承和保护。近年来随着岭南传统手工艺重新进入大家的视线,相关的活动办得有声有色,人们对文化保护的意识也逐渐强烈,岭南传统手工艺蜕变指日可待,未来可期!